主页 > Y迈生活 >改变从接受事实开始 >

改变从接受事实开始


2020-07-12


民国九十七年时,我一位朋友在电话中聊到他得了忧郁症,需要长期服药。挂了电话后,我没有爱心与同理心的想着:你是上市公司中高阶主管,太太不但漂亮还有份好工作,除了自住的房子外,另也有一间房子租人,孩子也很活泼健康…,这种优渥条件的人生都得忧郁症,那我一个人要养家、付贷款还有两个孩子,生活中有许多费用要付,我不是更应该得忧郁症?

 

我竟得了忧郁症

没有想到,民国九十九年初,我严重失眠,容易疲倦,常常不开心,不时看中医,除了吃药外,医生总建议我要常运动多休息。

 

九十九年七月因工作忙碌,加上那时太太开刀住院,我的睡眠品质雪上加霜,吃安眠药后虽有些改善,但逐渐不开心也不喜欢与人接触,常常没有耐心听人把话说完,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更糟糕的是有几次我发现自己连开车都会害怕,连路边停车入车格都必须花好久时间完成,在银行写个帐号常常要重写好几张,因为长长的帐号总是让我东错一个、西漏一个数字。甚至就连柜檯的叫号声变成催命符般的让我紧张到不行。

 

我害怕和我的客人对谈,常常把简单的事说成很複杂,最后还说不到重点。简直快失去生活的能力,同事说我脸上总是硬梆梆的看不到笑容,再好笑的笑话我都笑不出来。

 

学护理的妻子建议我去看精神科,她说这状况已不是看看中医或是吃吃安眠药、镇定剂可以解决。于是我暗暗去医院看精神科,因为怕被熟人认出,还特别戴着口罩与帽子。

 

我一直不相信自己会得精神病,房屋仲介是我的工作,业务与谈判训练出我在人前表现英勇自信,这病要是被朋友知道不被笑呆才怪!

 

第一次门诊,医生与我谈了许久,最后结论是:我的病需要长期服药一、二年再观察看看,除了忧郁症还有社交恐慌症、压力症状群。然后医生开给我安眠药及叫「乐复得」的抗忧郁药,他叮咛我先服完药一星期,之后再回诊调药量。

 

苦不堪言的服药历程

回家后吃了几天,感觉没有改善,我又去看其他精神科医生,希望有特效药快改善我的病情,我想多比较几家应该比较好,也拿了一些不一样的药,还有一些镇定剂预备。几星期后仍然未改善,我又去看中医,那时往往饭后先吃西药,两个小时后再吃中药,睡前还要服用安眠药。如今回想那段时间,我真是苦不堪言。

 

某天早上,我灵修中读到一位癌症病人的故事。

 

作者说他知道自己罹癌后,做了四个决定,首先是接纳这事实,其次是他要在最后的日子天天喜乐,他还养成凡事谢恩的习惯,他为他周遭的人事物感谢讚美上帝,他觉得衣食不缺,又有家人朋友照顾,有教会弟兄姊妹陪伴。他并且常常一个人到山边祷告讚美上帝,他学会转移焦点去看他生命中所拥有的。在医生都不看好情况下,他居然又活了六年之久,健康状况在恢复进步中,甚至身体比以前更强壮。

 

作者说他常常因为太高兴而忘记自己是病人,这癌症变成是他生命中的祝福,让他学会珍惜生命、珍惜与人相处,更改变了他的生活作息、眼光、心胸与价值观及生命观。这文章很激励我。

 

原先不断抗拒自己情况的我决定投降了!我决定学习那位癌症病人,接纳自己生病的事实,全心相信医生,乖乖的作一个听话病人。

 

于是我每星期去医院报到,不料吃了两个多月的药,我的情况还是没改善,甚至医生建议我用药剂量还要再加增,原本吃一颗乐复得药增加到一点五颗最后到二颗,这让我挫折到不行,尤其是吃药的副作用,让我常怕冷颤抖,有时头晕无力疲倦。

 

九十九年的冬天特别冷,我常常铺了韩国毛毯、再加电热毯、还得盖上厚厚棉被,脚上穿着毛袜、厚睡衣,睡衣里还放暖暖包,好几次我都因整身是汗而惊醒。

 

接受事实  决定改变

因为睡眠品质不好又怕冷,我乾脆天天到家附近爬山,即使再冷的清晨,我都想去爬山,因为一直走路让身体发热,脑子不会胡思乱想,我才觉得舒服一点。

 

我会带一壶热水,里面放几片老姜和几颗桂圆,休息的时候喝口热茶,让我有幸福的感觉!

 

这期间我通常一个人,不主动和别人聊天,顶多基于礼貌打个招呼。我也曾经有几次因为负面情绪强大到我想往山下跳,后来因为想到还有年迈双亲及妻小,终究没有勇气。

 

就这样经过半年后,我慢慢可以不用透过安眠药入睡,这样的进步很叫我雀跃。再加上我每天爬山,许多身体其他的症状得到明显改善,不只天天排泄十分顺畅,原先脸上有些黑斑及老人斑,都消失只剩下深深笑纹,最神奇是连头髮都变黑、近视也减少了一百五十度,朋友都说我气色变好、容光焕发。

 

天气好的时我就会赤着脚走,结果就连香港脚的症状也改善啦!每次去医院拿药,顺道量血压,心跳都十分正常,身体很多方面都比以前健康,真让人兴奋!

 

当我将这事分享给教会属灵好友时,他鼓励我要利用这段时间与神亲近。与神对话,我就学习每天这段时间停止去想我的工作、停止我一切的忧愁重担,停止去计划我需要的成就感…,就是定意让自己身体、情感休息,让心智休息,让灵魂休息。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我常常告诉自己:我是最富有、最快乐、幸福的人。每当爬山时,看着眼前这一大片山都是我家的,这是我家后花园,我天天来巡视,更好的是我心情变好,常思想神的话、开口唱歌讚美神。

 

我也开始对花草树木鸟类有兴趣,到图书馆查一些植物鸟类资料,我想多认识牠们,我学会欣赏以及观察山的美丽与各种变化,经过溪水边让我诗意涌出,甚至想像自己正在与李白、陶渊明一同吟诗。

 

在群山环绕中,我享受上帝所赐的安宁。朗诵自己喜爱的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滔尽千古英雄,是非成败转眼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髮渔樵江褶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

 

当我读圣经的诗篇时,会想到潺潺溪水也在诉说上帝慈爱,而山上读诗篇一百二十一篇特别令我感受深刻:「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诗篇廿三篇更是如此触动我的心:「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甦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明白苦难是化妆的祝福

 如同那位癌症患者,这忧郁症竟成为我生命的转变与祝福!和我住在同一巷子的一位牧师,每次见到我都会问我:和上帝的关係如何?我终于可以很笃定地回答他说:「十分好!」

 

 当时的我没什幺朋友想联络,只有神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常想像我自己如同以利亚,在基立溪与神独处,领受上帝的祝福。

 

一年过后我的心被打开了,常常给人微笑与鼓励。在爬山的过程中交到十几位要好的山友,我们除了常常在山上碰面,也会安排到其他地方爬山,甚至相约坐公车前往阳明山、九份及五指山等地游玩。

 

山友中的陈先生每次为大家拍照还製作动画档案传送给我们,成为大家的回忆。一同用餐的时候,他们会尊重我,让我先做谢饭祷告,他们也愿意让我为他们祷告祝福。我也邀请大伙到我家吃饭,感恩节时就邀请他们到教会享受爱宴并听见证,山友们都说是第一次上教堂,并且肯定教会温馨,人都很友善。

后来我久久才回医院拿药,已经减低剂量到只要服用半颗,我天天开心喜乐,真的早忘了我是病人!

 

现在的我不是祈求神医治我,乃是求神可以使用我,让我回报这两年多来,上帝在我生命所赐的丰富恩典。神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我终于明白忧郁症不是我正常生活的结束,乃是神所赐另一更美更丰盛生活的开始。我大大感谢我的神。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