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鲜生活 >榴梿洞葛水坝水底建筑露出来了! 古城人担心重演大水荒 >

榴梿洞葛水坝水底建筑露出来了! 古城人担心重演大水荒


2020-07-18


榴梿洞葛水坝水底建筑露出来了! 古城人担心重演大水荒

榴梿洞葛水坝水底建筑露出来了! 古城人担心重演大水荒

原本是水坝浸满水的位置,现在可以任人行走。左起杨勇平、魏立金、刘志良、赖君万、王锦涌和莫励发。

气候干旱,雨量少,州内各个水坝储水量骤降,尤其马六甲榴梿洞葛水坝的水位今日已降至39.3%,水坝周边的泥地已因无水及阳光暴晒而龟裂,曾经历1991年水坝干涸大水荒事件的民众无不担忧事件重演。

根据马六甲水源监管机构(Badan Kawal Selia Air Melaka)面子书专页的资料显示,除了榴梿洞葛水坝,锐士水坝储水今天降至70.5%,而阿沙汉水坝储水量则为83.6%。

首席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仑周三在行政议会后透露,甲水务公司估计州内水坝储水还可应付7个星期需求,在希望用户节省用水之际,也期盼雨水尽快到来,若持续干旱少雨,将寻找其他水源。

目前,水务公司是将锐士水坝的储水抽到榴梿洞葛水坝应急,在4月27日(星期三)当天,锐士水坝储水是71%,而榴梿洞葛水坝则40.6%。

针对水供问题,民主行动党哥打拉沙马那区州议员赖君万今日与媒体记者一同到榴梿洞葛水坝视察,并到邻近的马接峇鲁新村向村民了解情况。

除了水坝水位大降,水坝四周的泥地龟裂,过去在水坝建好后,淹没在水底的部分马接峇鲁新村旧建筑的柱子与围墙也渐渐露出,在1991年大水荒时,这些建筑,包括一座拿督公亭都重见天日。

榴梿洞葛水坝水底建筑露出来了! 古城人担心重演大水荒

原本浸在水里的泥地外露及龟裂。

先进州若再配水过日赖君万:吓跑外资

民主行动党哥打拉沙马那区州议员赖君万说,贵为先进州的马六甲,若再出现需配水过日子的事,简直是一大讽刺,更会吓跑外资,同时如连基本的水源供应都无法做好,搞经济方面更是难上加难。

他说,甲州人民如今非常担忧1991年大水荒事件重演,因为榴梿洞葛水坝的水位已处于非常危险水平,若没有水供,人民作息将大受影响。

应趁雨季加紧储水

赖君万今早在该党甲州财政刘志良、宣传秘书杨勇平、政治教育主任王锦涌,以及村民莫励发和魏立金陪同下巡视榴梿洞葛水坝后,这幺表示。

赖君万表示,根据报道,甲水务公司曾表示榴梿洞葛水坝去年10月28日至11月24日的储水量从65%增加至86.6%,增加了21%,而锐士水坝的储水量则从62.2%增加至69%。

“今年1月至3月是旱季,水务公司应趁11月雨季时加紧储水,做好应付旱季来临的工作。”

他透露,今年4月初,榴梿洞葛水坝的储水量下降至56.4%,在短短5个月下降了30%,不仅让人惊讶和费解,难道政府没有吸取以往的教训?

每棵每天需200公升水量油棕树加速水位降

赖君万说,榴梿洞葛水坝的存水量下降30%,除了是艾尔尼诺和天气干旱现象,当中水坝周围有四分之三种植许多油棕和橡胶树,更导致水位快速下降。

他表示,根据植物学专家研究,每一棵油棕树每天所需的水量高达200公升,而人类每天只需8公升,因此,榴梿洞葛水坝周围种植的油棕树更使到水坝水位快速下降。

农药间接污染水源

他说,榴梿洞葛水坝一带原本就是原始森林,却改种农作物,使到集水区消失,同时油棕树和橡胶树的农药间接也会污染水源。

“我们不明白为何政府还是能允许该情况持续下去?”

他说,政府一昧发展,却没有考虑到水供和水位问题,更没有长远计划,每次都只是短视做法,让市民不得不提心吊胆。

此外,赖君万也希望甲首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仑不要再花时间出国,而把更多时间用在甲州,同时也希望首长巡视水坝情况。

榴梿洞葛水坝水底建筑露出来了! 古城人担心重演大水荒

原本浸在水底的建筑渐渐露出来了。

担心没有水用——

村民·戴金财(45岁)

眼看着榴梿洞葛水坝的水位不停下降,近日又没下雨,真的会担心没有水用。

我希望政府尽快想办法解决缺水问题,不再让水荒事件历史重演,让马六甲人民安心生活。

曾经历大水荒——

村民·王甲顺(33岁)

若缺水而需要配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如今甲州水坝的储水量一直下降,难免会令人民担忧没有水用。

我曾经历1991年马六甲大水荒事件,并相信所有经历过水荒的民众都不想事件重演,希望老天多下雨,也希望政府体恤人民的担忧,尽快想办法解决当前面对的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