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鲜生活 >Air Max 世界观的创造者 – Tinker Hatf >

Air Max 世界观的创造者 – Tinker Hatf


2020-06-06


 Air Max 世界观的创造者 – Tinker Hatf

上一篇我们为各位介绍了 AIR MAX DAY 中最特殊企划 HTM 的其中之『H』,接下来轮到『T』上场-名声响亮的 Tinker Hatfield。不过开始之前还是前情提要一下:

HTM 系列係由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Nike 传奇设计师 Tinker Hatfield 以及 Nike 执行长 Mark Parker 所共同打造,是个以「不断创新」为宗旨的高规企划。不难发现,HTM 名字取自于三人名字开头的英文字母,象徵该企划属非常「私人的」,完全源自于「他们」的所求所想。这有点像是一群有能力的成功者,运用 Nike 资源、回过头来完成理想那样,所创造出的破格的产物,也格外精简、并有着唯有 HTM 才有的特色。

 Air Max 世界观的创造者 – Tinker Hatf

Hiroshi Fujiwara, Mark Parker, Tinker Hatfield(

Tinker Hatfield – Air Max 世界观的创造者

身为在 Nike 工作 36 年的资深员工,称他是最了解 Nike Air Max 的人并不为过,毕竟 1987 年世界第一双配备可见式气垫的 Air Max 1,就是出自 Tinker Hatfield 之手,包括 Air Max 90 、Air Max Zero、以及无数的 Air Jordan 都是他的作品,(忘记的人请看这篇:深度访谈 ∣ 球鞋设计界的MVP!Nike首席设计师&副总裁 Tinker Hatfield)实际上,不论性能好坏,市面上以气室为题材的运动鞋避震系统并非只有 Air Max 一家,什幺原因让 Air Max 出类拔萃?我想就是 Tinker Hatfield 赋予 Air Max 1 以及其后无数款式的独特世界观,听来很玄,简单说就是 Tinker 的设计初衷不单只设计球鞋,由于 Tinker 的建筑科班背景而立体了起来,这也影响了后继的各款式,在打造创新与机能之余,却无心插柳的延续了属于各个年代的机能之美。

 Air Max 世界观的创造者 – Tinker Hatf

身为HTM 三者之一的 Tinker Hatfield ,怎幺看 HTM 企划? 又对 HTM 的将来有着怎样的期待?接着的访谈应该可以给你一些轮廓:

在你的记忆中 HTM 这一项目是如何成为现实的呢?

早在 2002 年 HTM 项目启动之前,我们就已经与藤原浩保持着一段友好的关係。Mark Parker 和我出入东京感受当地的文化,我们都认为如果能将三种不同的观点融合在同一个专案中将会十分有趣。但我十分肯定最终想出 HTM 这个点子的是 Mark Parker,当时我便意识到这正是他的拿手好戏,他的确很了解如何将合适的人组合在一起。

你认为 Mark Parker 和藤原浩在 HTM 合作专案中发挥了什幺作用?

Mark Parker 发挥了他一贯的作用,他是一个设计师,但他也是一个开发者,致力于在实验室里进行创新。此外,他总是富有远见,能够选出合适的人来合作,合适的项目来研究。在实现概念、策划组织和改革重组方面,他也是一个天才。比如他的办公室就设计打造的非常漂亮,在他的办公室内包含了来自生活中各方面的艺术品和纪念物,但是经过他用某种方式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就会呈现非常棒的效果。这就是他代表性的思考方式。

藤原浩的品味极佳,而且他似乎总能领先潮流一步。他在重新应用已有的科技和设计方面天赋异稟,也非常擅长重新配色和使用不同的材质。他的创意帮助我们在审美方面达到一个全新且令人激动的境界。至于我,我一直都对探索新技术和为运动员设计性能产品方案充满了兴趣。这也是合作的美妙之处:透过将我们独一无二的观点和技巧的结合,创造出一流的产品方案。

回顾 2004 年的 Sock Dart 袜子鞋,HTM 为何要对其进行改良?

我是 Sock Dart 的原始设计师之一。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专案,其中包含了圆筒针织设计,而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告诉大家的–这是鞋类设计的未来。但是当我们最开始推出这款鞋的时候,并没有生产太多,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它。

我记得不久之后,藤原浩想要把它带到 HTM 中,当然我也对此感到非常兴奋。我告诉你,我参加这一性质特别的项目的原因之一,就是它可以让你有机会挖掘到一些别人都不曾真正注意到的珍宝。在这一过程中,可以激发出关于未来设计的火花。Sock Dart 令人们对一些即将出现的新专案有了新的思考,我们开始对针织技术有了更多的研究,这是一款如此前卫且具有未来主义风格的鞋子。

 Air Max 世界观的创造者 – Tinker Hatf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的身世之谜

那幺,2016 为了Air Max Day 而诞生的这一双鞋跟过去的 Air Max 有何不同?在球鞋设计领域,Tinker 绝对无庸置疑是近代球鞋的重要推手。在 HTM 三人之中,笔者私心认为设计过最多经典的就是 Tinker,而在 Air Max Day 的旗号之下,他会玩出什幺新花样肯定是全世界鞋圈注目焦点,这次的设计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一款结合了 Air Max 90 与 Mercurial SuperFly 足球鞋的跨界样式,预料之中的用了 Tinker 最具识别度的 Air Max 90 以及现阶段当红的袜套式概念,或许张扬高调,肯定不是黑白调子极简学派信徒的菜色,但是希望在这款鞋上表现 Tinker 设计哲学的企图是显而易见的!

关于这次的设计初衷? Tinker Hatfield 他这幺说:

设计的主旨与初衷是? 

我抗拒只是做调色师或风格的判定者。如果让我重新设计一款 Air Max,我会改变它。我会给它增加一些额外的技术。我一直都很喜欢穿 Mercurial Superfly,我喜欢它的鞋领带给我的感觉。把这种鞋领应用到 Air Max 90上,我们就能改善它的性能,这也始终是我作为设计师的兴趣之一。

那幺针对谁而设计呢?

在设计方面我总是会採用一种分级化的手法,我会先考虑一些顶尖的用户。如果我注意的是一位高水準的运动员,那取得的成果就会更好。换句话来说,我首先开始考虑的是运动员,比如一位世界级运动员,或者一位昔日的运动员。这是我确定整体风格概念的开始。幸运的是,这些年来,这种思维方式总是能説明推动风格的成型。

配色看起来非常大胆缤纷,原因是?

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取自我的经历。当我画草图的时候,我画的是我所见到的和所做过的所有事情的关键。当我设计这款鞋的时候,我从我在美国和法国的经历中汲取灵感。这两个国家都对我的事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就是红、白、蓝配色的源头。

这一配色方案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我在配色方面的起源,因为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一直都更偏爱混合色,或者古怪的颜色混合。但是在这双鞋上,我直接回归主色调。这是一款非常有吸引力的鞋子,融合了独一无二的技术,但在颜色方面却直接採用经典的配色。

 Air Max 世界观的创造者 – Tinker Hatf

photo via Pinterest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将于 3 月 26 日正式上架;
台湾贩售消息请洽 Nike(02-8161-2619)

由 COOL 杂誌团队经营,20 年专业编辑经验,提供街头文化与潮流时尚的大大小小林林总总,想看球鞋、名人、穿搭、生活、娱乐、艺术、时尚这里都有!

想追蹤第一手潮流新讯,不妨持续关注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