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鲜生活 >【查映岚专栏】命中注定的小田切线(上) >

【查映岚专栏】命中注定的小田切线(上)


2020-06-13


【查映岚专栏】命中注定的小田切线(上)

住我隔壁是一对老夫妇,老先生不知是出于职业需要抑或纯粹为个人兴趣,每天都会花大把大把的时间练习二胡。只要是我在家的日子,墙壁的另一边必定一直传来弓弦互相纠结拉扯产生的哑叫声。


我没有任何中乐方面的知识,完全听不出他拉什幺曲目,当然也无从判断他琴技优劣。在我的立场上,只能感觉出琴音并非荒腔走板,反正可以将老先生的音乐当成工作时的怡人背景声(而且隔着墙壁声量刚好),也没什幺好抱怨的。


坦白说,我一直很羡慕世间的乐器好手。自己常常被误会能弹钢琴,有时对方还会一脸讶异地回应我的澄清:「呃,我还以为你有八级钢琴……」但实际上,我是连一级都没有的废才,是中产家庭小孩之中的耻辱,不管是钢琴、小提琴、还是别的任何乐器都不会。小时候的确学过几年钢琴,但是对绝大部份的练习曲无感,音阶练习更是尤如酷刑,所以我基本上拒绝练琴。几年的学琴生涯中,最厉害的创举不是考级,而是在课上边弹琴边打瞌睡,气得老师拒绝再来教我,就这样突然逃离了钢琴地狱。


现在想来,我可能对五线谱有种本能的厌恶。音符样子像蝌蚪(望着五线谱打瞌睡时尤其觉得像,简直是一大堆蝌蚪在眼前欢乐游弋),那种冰冻滑腻的异物感,跟音符一样叫我害怕。后来上中学,我又一厢情愿的学起结他,还好一年内就果断放弃了,13岁时终于承认自己在乐器演奏上又没有天赋又没有悟性什幺都没有,从此乾脆不再碰乐器。


一直到去年为止。相隔二十年,历史教训早抛诸脑后,于是我又发神经了,突然学起琉球三线;不过有些事情确实是缘定三生,有些神经无疑不得不发,这种时候也只能将一切责任推到命运头上。反正就是,在香港没人在卖也没人在教这种乐器,最就近的售卖点在台中,而我刚好在查询的两周后会途经台中,造琴的老师又刚好赶得及完成(琴是用沖绳订的材料,全手工製的),介绍我去台中的香港三线发烧友又说要义务教我,而且这位和我年龄相若的女生还是我的街坊!所以我也只能匍匐在地服从命运的召唤,从台中回来后便开始跑到女生家中,装模作样地学着弹奏。


如果这把包覆着蛇皮的三线可以变身为人——想像为小田切让型的美男子(姑且称他为小田切线),高瘦长髮留鬍子,镇日披着那种素净而潮的日式短褂晃来晃去,在海边抽烟时飘来的眼神各种迷酷……这肯定就是偶像剧或少女漫画作者所安排的,命中注定的相逢吧?神祇为明示美意,洒圣光在我俩头上,还从云间播出浪漫背景音乐.……(想太多了咳)


关于小田切线的种种,下回再续。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